跑步環島部落格

2008年「為世界『兒』跑」花十七天用雙腳跑過一次台灣,2013年要再跑一次,這次是為環境品質而跑……

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

熱血青年劉品賢: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跑步環島

P1120960

【圖】劉品賢(右一)在跑環島第三天(07/03)跑經宜蘭時所攝

今年剛從東華大學物理系畢業的劉品賢,準備踏入社會的第一件事是從事公益活動,為了環境品質跑台灣一圈。從撰寫企畫書、找理念相符的贊助單位、練跑到最後跑完臺灣一圈的過程中,我看到名副其實的「熱血青年」,喚醒我對熱血的記憶。熱血是青年時代的特徵,他們不會顧慮太多,想到就去做,而且不計代價。但跑環島這件事,可不只是憑著一股熱血想做就能完成的事,事前需要太多準備工作才能上路,最關鍵的是體能訓練,在不足的體能情況上路,可能第一天跑完身體就會倒下,身體不行就是不行,意志力再強都沒用。

一般人會覺得在23天內跑完台灣一圈很難,但他們不知道到底有多難,尤其對耐力訓練經驗不足的大學生來說,艱難程度就好比叫只會煎荷包蛋的人在23天內學會做滿漢全席一樣,但品賢和禹同辦到了。因為他們不只有熱血,還懂得規畫,也夠專注,讓熱血灑在該用的地方,使熱血發揮最大的效益。因為想在23天內跑完台灣一圈,絕不是只靠毅力與堅持(當然它們皆是必備條件)就能完成的事,還需忍受寂寞、忍受痛苦、有條理地規畫生活、捨棄誘惑、把全副精力放在跑步與恢復,跟自己的身體對話。這些品賢都一一做到。

SAM_0567

【圖】品賢剛跑出蘇花公路和仁隧道

這23天中我看著他的背影在晨曦中、烈日下、車陣中、暴雨中擺動前進,一步步完成這趟接近一千公里的旅程。從台北中正紀念堂出發,跑過九彎十八拐的北宜公路,再穿過「危 」美的蘇花公路,接著在烈日下跑過兩百多公里長的花東縱谷,繞過南迴公路,再從屏東一路向北,穿梭於車陣中吸著廢氣忍受噪音與多日來積累的疼痛朝向終點邁進的身影,讓我不得不欽佩他們……因為我知道有多難,還有他們所承受的壓力有多大。訓練與環島的過程中,只有一步踏錯(拉傷、脫水、營養補給不足、生病、發生交通意外……等),就可能前功盡棄,無法完成。

從品賢每日的訓練日誌中,我看得出他的緊張與憂慮,但會緊張會憂慮也是因為他負責與為他人著想的本性,我可以看出他很怕搞砸整個計畫(如果沒跑完整個計畫就算失敗),所以做每件事都很謹慎。

4/26品賢訓練日記:一早就趕火車到台北跟環品會開例行會議,突然得知下午有一個中廣的廣播節目,嚇得我皮皮剉,好險一切還算順利,將近六點半才從台北離開,正所謂︰「每逢週五倍思親」,看著返鄉人潮洶湧,霎那間思鄉哀愁直衝腦門,有點鼻酸哽咽,但是我還有好多待辦事項,只好打消回家的念頭,然後拖著疲憊的身心一路向東回到花蓮。車程中,除了小睡片刻,其餘時間都在專研國峰的譯作《跑步,該怎麼跑?》才發現,先前對於姿勢跑法只是略懂,每一頁都讓人驚豔,有如在專研一本新的武功秘笈,除了看書,我更是利用搭火車的時間,練習單腳站的「關鍵的跑步姿勢」。最後因台鐵誤點,十點多才抵達花蓮火車站,回到家已經十一點。很深的夜,推開門,在黑暗中點起檯燈,也將紋飾自己的外表與疲勞暫時脫下,也許是太多事情壓抑著我,當我求好心切於一件事情上,才會發現自己能力的不足而那種無力感卻是與日俱增。我想我需要培養一種「對付自己的能力」,需要更有效率的處理每一件事。

4/27品賢訓練日記:週六是最痛苦的日子,天氣仍是陰雨不定偶陣雨。今天訓練量為四小時的LSD,地點是泳池前繞到外環道共四圈,約31公里。第一小時,狀況還不錯,但是很容易就加快速度;第二小時開始,腳明顯感覺到痠痛,尤其是膝蓋兩側的肌腱,一屈膝就有明顯的不舒服,且開始感受到無比的飢餓感;第三到第四小時,生理與心理都備受考驗,痠痛與飢渴充斥感擴散至全身細胞,彷彿連抬起腳跟要費了全身的力氣,最後只能靠著意志力持續邁出步伐。每當痛苦欲絕之際,就會想著「持續擺動著雙手,跨出步伐,雖然路途很遠、步伐很小,但只要拒絕停下腳步,任何終點都一定會到!」今日得分︰8分,雖然完成菜單,但總覺得沒有達到滿分的表現,所以保留一點進步的空間給自己!

WP_20130713_003

【圖】跑步環島第十三天,準備跑進高雄市

WP_20130709_023

【圖】跑步環島第九天:跑經台東綠色隧道

品賢曾在鐵人隊待過一年,之後他跟我說因為他想把重心放在課業與打工所以需先離開鐵人隊。他如他當時所說,今年六月順利畢業!東華物理系的學生想要準時四年畢業並不是簡單的事,而且他在大一時才從應用數學系轉到物理系,只花大二大三兩年的時間就修完物理系的所有規定學分,空下大四這年來做他想做的事--跑步環島。跑步環島這件事在之前練習時就聽他提過,那時不以為意,覺得只是他隨口說說,並沒放在心上。因為我跑過,知道跑環島的難度,那時心中還直觀地認為他還太嫰,不知天高地厚,還沒什麼體能基礎就想跑環島,直接就跟他打回票說「不可能」。

今年1月30日的時候,品賢寄來了一封信,是他寫好的跑步環島企畫書,他要利用跑步環島的方式來推動臺灣的環保意識。這份企畫書不但結構完整,所要闡述的環境理念也打動我的心,從內容中可以看出他做了許多功課,這完全不像一個大學生寫出來的。我重複看過幾次之後,就約他討論,也幫忙修改。

修改完企畫書後的一個半月間,他投了多家理念相符的NGO團體都沒有收到正面的回應,直到3/12,他來信中說「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以下簡稱「環品會」)跟他聯絡,要他3/15去台北簡報,要我幫忙檢討企畫內容與模擬面談的情形……還記得他描述準備到台北開會的前一晚「不斷Re稿與修改投影片,緊張到睡不著」,也讓我回想起五前年到台北跟世界展望會報告環島企畫內容的心情。這種種謹慎與用心的態度讓我看到他的決心!當時我也才決定要幫忙到底!

IMG_6788

【圖】跑環島第十七天:無止盡的烈日下只能盡量把自己包裝妥當

5/06品賢訓練日記:雨不停歇的日子,而且是已達大學生自動停課的狂風暴雨程度。今日是兩次1小時30分的訓練量。看著眼前的大雨,基於一個「等下就會停」的心態,倚在窗口遲遲等待,只差沒有變成望夫石;時光飛逝,咻一下地就到了下午,眼看雨勢變小就立馬穿好跑褲飛奔到學校開始練習,原本想要一次跑足三小時結束今天的訓練,但跑了一小時後開始磅礡大雨,全身上下彷彿都浸透在水中,只差沒戴上泳鏡在大雨中匍匐前進。雨天的東華校園沒有什麼人,連汽機車也很少,此時只會聽到磅礡的落雨聲與腳步踏出水花的答答聲,在雨中以一種屬於自己的節奏持續前進,途中沉靜在一種放空與專注之間的狀況,現在也回想不起當時在想些什麼,只依稀記得當下那種難以言喻的專注。

GOPR0023

【圖】跑進高雄市時下起暴雨

簡報的內容打動了環品會的謝英士董事長,獲得他全力支持。他很開心地來信報告喜訊,但同時也開始擔憂了。因為品賢原本連投幾家NGO環境團體都沒下文,正覺得會不了了之,突然間受到支持後,「到底能不能跑完」的恐懼感開始漫延。品賢和另一個跑者禹同,都沒有經過正式的耐力訓練,而跑環島這件事是很多經驗老道的馬拉松跑者都不太敢嘗試的事。為此,特地找時間跟他們「約談」,很嚴肅地跟他們說明跑環島的難度有多高,以及確定他們的決心有多強烈。因為這件事對他們來說「決心」非常重要,因為訓練「非常苦」「非常單調與無聊」,需要有能拋棄一切全力以赴專心訓練的決心、忍受痛苦與烈日的意志力。

為了要讓他們跑完,我開了一份三個半月的課表,每兩個星期討論一次,確認他們的身體狀況與訓練效果。若他們能安全吃下菜單,才有機會順利跑完。這三個半月,品賢除了每天要花好幾個小時練跑,還要兼顧課業、家教,每週還要到台北與環品會開會,以及跟環品會到國小國中分享環境教育的理念。在壓縮到休息時間的情況下,練跑變得非常辛苦。

GOPR0019

【圖】第七天跑在花東縱谷的台九線上

4/23品賢訓練日記:日頭赤炎炎。今天是在中午時段進行兩小時半的LSD耐熱訓練。也許是「熱」讓人很暴躁,讓人巴不得趕緊加快腳步結束這場酷刑,可惜的是我能加快步伐,卻不能加快時間,也因為沒吃午餐就跑,所以隨時處於「飢餓+渴=飢渴」的狀態,更是痛苦萬分,從一開始五公里喝一次水,變成三公里喝一次,再變成兩公里喝一次,在艷陽下彷彿水進入食道的當下,又形成汗的猛低落地,這幾次跑幾乎都沒有感到疼痛,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長跑不再是體能的問題,而是心靈的考驗,意志力遠比體力重要,如同國峰說的︰耐力運動同時也是訓練耐性,除了體能,我想我得多訓練耐性才能夠應付環島這一大挑戰。

IMG_5621

【圖】跑步環島第十天,進入台東

P1130909

【圖】跑步環島第七天:從花蓮壽豐鄉跑到瑞穗

 

DSC00028

【圖】跑步環島第十八天:跑經西螺大橋

因為品賢的堅持不懈感動了我,才決定幫忙,甚至興起再跑一次的念頭(前一次是2008年花十七天跑完)。想想也覺得有趣,聽品賢訴說他想跑環島的部分原因即是受到當年的我影響,如今我則是又因為他的執著與堅持才又重新激起青年時的熱血。看品賢從企劃書的撰寫、找贊助、討論訓練課表、每星期到台北開會、一一完成環島前的各種任務……以及看他從一個完全不運動的大學生在今年三月十日才完成第一場馬拉松,到環島訓練期每週能跑完百來公里訓練量(最多一個星期到兩百公里),這對於專業的耐力選手來說已不容易,何況只是一位沒有任何運動背景的大學生。其中的艱難程度非外人所知,支持他繼續往前跑的動力亦非言語可述,我不會忘記七月九日中午十二點四十分,當我們已在烈日下跑完40公里後,又加跑2.2公里,只為了堅持某種理念,我很想奉陪,但在烈日下的四十公已把我的肉體與精神摧殘到油盡燈枯之境,不容許我再投入跑步,看著他一圈圈地在初鹿國小的200公尺操場上跑了十一圈,剛好湊足了42.195公里。

從三月十二日開始,經過三個半月的規畫與訓練,七月一日起跑,連續二十三天,品賢、禹同與我終於順利完成這趟旅程。這一圈不只是體能上的挑戰,也是企畫執行力與意志的考驗。他們完成了。對於一個剛畢業的平凡大學生而言,品賢展現了最不平凡的特質,這種特質非關才能,而是青年熱血精神的展現,他的熱血在烈日下凝聚成汗珠,一滴滴地落在臺灣各地,這是我們台灣出產的熱血青年。

WP_20130723_005 

【圖】第二十三天:環島跑步完成之日

2013年7月24日 星期三

環島路跑最後一天:每一步都好痛,但還是不自覺地一路微笑進終點

第二十三天:中壢市--輔仁大學--終點:台北中正紀念堂,37公里

07/01
39k
07/02
43k
07/03
42k
07/04
42k
07/05
46k
07/06
18k
07/07
56k
07/08
51k
07/09
57k
07/10
28k
07/11
45k
07/12
60k
07/13
43k
07/14
61k
07/15
32k
07/16
40k
07/17
42k
07/18
38k
07/19
33k
07/20
44k
07/21
44k
07/22
43k
07/23
37k
總里程
984k

【圖】在終點前與陪跑、前來祝賀的親朋好友大合照,希望臺灣的環境品質能愈來愈好。

環台跑者品賢:結束後,提著行囊搭上公車,卸下跑者的身分,看著窗外的景色,那些曾跑過的街景快速流動,突然鼻酸哽咽,原來跑步環台真的圓滿結束了,回首二十三天的過往,才驚覺自己的生命過了一個急轉彎。

早上五點半大家準時中壢家裡出發,要跑到這趟旅程最後的終點,也是最初的起點--中正紀念堂。沒想到大家也都跟我一樣,最後都有點捨不得結束。

01-IMG_4770-2-2

品賢說:「3、2、1,喀嚓!」出發前大夥們默契十足雙手比出23的手勢,這也是最後一天的行程。隨著台一線里程數逐漸減少,心理開始感到難過與不捨,也許是捨不得離開這個將任何紛紛擾擾拋於腦後,每天只需跑步的生活。下午最後一段路程:從輔大到中正紀念堂,感謝超馬協會的熱情邀約、相挺,陪跑陣容更是浩大,路跑人龍浩浩蕩蕩奔馳在台北的街道,每個人臉上渾然忘我的神情,一群人因為喜愛跑步而相聚的夥伴,腳步聲成了彼此交流的方式,路途中腦袋瓜不斷運轉、倒帶,曾質疑過的問題似乎也還沒爲自己找出答案,但我深信這些過往已經在生命裡留下足跡,等到事後回首一探才會明白其中的答案與滋味,澎湃的情緒化作知足與雀躍。最後我選擇以享受和感恩的心情輕快奔跑,朝著自己的夢想前,帶著微笑抵達終點。

WP_20130723_027[1]

茗傑:下午在輔仁大學休息過後,我們便延著台1甲前進,每經過一站的捷運站,心中的感動似乎更加濃烈,真的,付出努力、實行,然後我們做到了,這會長存我腦海中的!

說也奇怪,還剩下一個星期、六天、五天、四天、三天時品賢禹同兩位跑者都在倒數日子,巧玫也說剛開始時也時常在想還剩幾天,但快到終點前卻捨不得結束,反而希望台一線的里程牌減得慢一點。

936487_10151737664934244_220844465_n

譽寅也說:我覺得今天是這二十三天以來時間過得最快的一天。從國峰家出發開始,一路上大家都散發著歡樂的氣氛,有說有笑,而且特別的是今天大家都把速度放得很慢,除了是因為身體累積下來的疲勞之外,我覺得更多的是大家都想要好好享受這次環島路跑活動的最後這一天、最後這幾個小時。

下午在輔仁大學休息,大概到一點半的時候前來陪跑的人陸續到場,其中包括禹同一家人、don1don的Ryan跟禮純、東吳大學的尖尖、還有很多很多,看到現場那麼多人用行動來支持我們,再一次感動了我這個小男孩;剩下約十二公里的路程,此時的我心中十分矛盾,一邊想著趕快結束這次活動,回家好好休息,但同時又對這次旅程依依不捨,好想要一直流浪下去,不願回到現實,然而這樣的矛盾在我內心產生出一種平衡,好讓我可以以一種平靜的心境去面對眼前這條綠色的終點線。

到後來,大家已經學會享受旅程中的各種滋味, 甚至產生一種名為「捨不得」的情感,很想再繼續這樣跟大家一起跑下去。

譽寅說:我覺得今天是這二十三天以來時間過得最快的一天,從國峰家出發開始,一路上大家都散發著歡樂的氣氛,有說有笑,而且特別的是今天大家都把速度放得很慢,除了是因為身體累積下來的疲勞之外,我覺得更多的是大家都想要好好「享受」這次環島路跑活動的最後這一天、最後這幾個小時。

第一天的記憶還很鮮明,陪跑的隊伍浩浩盪盪地在台北街頭穿梭,延著羅斯福路一路跑向第一站終點坪林,沒想到23天過得這麼快,有些問題還沒思考透徹就又回到中正紀念堂的自由廣場前了。

跟五年前相比,這次除了天數較長,每天的里程較短之外,也比較有經驗,知道這種多日長跑可能會碰到什麼問題,該如何處理,自己的有氧耐力的基礎也比之前更深厚札實(功力多了五年),所以對我來說這次的環島路跑是一種享受,當然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得起的,就像去太空旅行一樣,要夠富有才去得了。享受跑環島也一樣,體能基礎要夠札實才能享受其中的美好。

雖然平均每天跑43公里似乎很可怕,但只要把速度放慢,把每天前進的時間拉長,困難度就會降低。當然,痛苦和傷害必定來襲,可那就像長時間站在強風吹拂的海灘上,浪與其帶起的沙礫會一直猛烈的打向身體,會累會痛會被陽光灼傷,但也能看到驚淘駭浪的風景,面對那樣的景緻也容易忘掉自身,超越感也在其中。

但對品賢和禹同來說可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在這二十三天中所經歷的風景必然與我大不相同。他們在大學以前完全沒有體能訓練背景,來東華後才跟著鐵人隊練鐵人三項一年,比過兩場鐵人三項賽與一場馬拉松(雙溪馬,一個六小時完賽,一個六小時二十分完賽),而且他們還是第一次要跑這麼多天這麼長,連許多醫學和超馬專家都很擔心他們,認為風險太高應該取消……他們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上路,每天都在懷疑自己是否跑得完,每天都要面對巨大的疼痛與障礙,就像是剛學會走路的小朋友要一階階地爬上101大樓般,每階都像巨大無比的高牆,每步都顫顫驚驚怕摔下來,每天累得半死爬到頂後想盡辦法讓身體恢復,明天再一次,連續二十三天。而我已經在耐力運動訓練中成長了十二年,雖然還算清澀但耐力基礎已穩,每天2046階101大樓並不難,過程中我還可以時常停下來等他們看風景,享受跑步旅行的樂趣。跟我比起來,雖然我們都是跑23天、跑一樣的里程數,但他們在這23天中身心所面對的挑戰則是更為巨大的。雖然出發前我就有信心他們能跑完(因為他們已經吃下出發前的超馬課表),但我個人還是不得不敬佩他們,能再饜下連續23天接踵而來的各種苦痛與外在環境的壓力。

出發前我就瞭解他們要在23天跑完環島路線的難度有多高(一開始就是陡上陡下九彎十八拐北宜公路,接著又是路線難危險度高的蘇花公路,再來無止盡被晒到暈的花東縱谷,接著南迴加颱風過境,最後再到與車爭道的台一線),因此我的主要目標不是自己跑,而是一步步「有耐心」地牽引他們向上爬過每一個障礙,來到最後的終點線。這是我在享受環島之餘的主要任務。

如今品賢和禹同他們完成了,而且愈到後來,我所花的力氣愈少,他們每天都在學習靠自己的力量硬撐地一階一階往上爬,有疼痛、有傷害、有著更多的擔心與害怕,他們隨時都在擔心受傷,害怕身體不行跑不下去了,但他們仍沒停下腳步,在困頓中學會照顧自己的身體,學會療瘉它,學會與它對話……然後一步一步地跑完台灣一圈。

WP_20130722_004

06-IMG_4968-2-2

【圖】環台跑者禹同與其父親(摘自don1don,後面的品賢也笑得很開心)

環台跑者禹同說:國峰家的地板似乎特別好睡,今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精神不錯,燒已經退了,四肢也不再無力,只剩下肚子傳來陣陣疼痛,無法撼動我分毫。

哥哥一早就來陪跑。下午陪跑人數大大增加,爸媽也都來了,一家四口全員到齊,一大群人就這樣聲勢浩大的出發,然後一群人手牽手的通過終點線,那一瞬間一種莫名的感動流過全身,不過這一天等了太久所以心情已經平復了許多,再加上大病初癒沒什麼力氣,如果是在一個禮拜前我大概會嚎啕大哭吧!

07-IMG_0427-2

【圖】最後100公尺(摘自don1don)

禹同:晚上回家候才驚覺環島就這樣結束了,淺意識裡似乎還在想著明天有多少里程數要跑、幾點要起床、晚上要如何恢復身體,仔細一想才發現都過去了,23天的跑步環島就這樣完成了,一步一腳印的默默繞了台灣一圈,原本清楚的記憶,難熬的每一天,就像水彩畫暈開一般,慢慢的變淡,變成了若有似無的顏色,烙印在心裡,一切都像夢一場,從開始到結束,彷彿沒有存在過,而雙腳傳來的陣陣疼痛又證明了它是那麼真實,無法置信自己真的完成了,但我做到了,沒有半點虛假,每一步都是靠自己的力量完成的。

2013年7月22日 星期一

環島路跑第二十二天:跑環島最需要的能力是「等待」

第二十二天:新竹市大同路--楊梅國小--中壢市,43公里

IMG_7602

在赫曼.赫塞《流浪者之歌》中當希達多被問起他最擅長的是什麼時,他說他最自豪的三種能力分別是「等待、斷食和思考」。

我們每天花很多時間在等待,像是在公車站牌前、在轉運站等發車、在捷運站等車進站、在列車上等車抵達目的地、等飛機、坐在教室裡等老師來上課、等客戶、等早餐店老闆動把蛋餅煎好等……。我們每天都在等待,在隨身3C裝置(像隨身聽、iPod、iPad、筆電、平板電腦、智慧型手機)還沒那麼普及之前,等待期間很多人會拿書來讀,但現在在捷運站或公車站牌前大都轉換成低頭滑動3C智慧型裝置。不管是讀書或滑手機,似乎大多數的人都不能忍受等待的空白,一定要填些什麼進去身體裡,可能是書裡的知識或是手機上的訊息與遊戲,讓空白多添一些色彩。但跑環島時就像被迫從社會秩序裡切開的過程,人生中只剩下跑步、吃飯、睡覺與其間所伴隨的各種疼痛。相當單調且難熬,簡直一點色彩也沒有。

DSC00480

在跑環島時,每天都要面對無止盡的道路與灰暗的疼痛,沒有色彩的道路與疼痛像是一片灰白世界,身邊的隊友大都默不作聲。無止盡的空白會讓人想急著快點跑到每天的終點,但急躁是相當危險的事,只要忍不住一跑快,下午或明後天身體可能會出現傷害,而且可能是無法在一天內復原再跑的傷害,所以只能忍受更長的空白,然後等待。

在跑環島的過程中,只要不斷地擺動手臂與腳步,然後等待時間過去,雖然速度很慢,但身體自己就會一直移動。只要有耐心,學會希達多等待的能力,小心處理自己身體的疼痛,終能跑抵每天的終點。

像今天一樣:在炙人的陽光中等待、在步伐中思考。即使各種疼痛接踵而來,也只能不斷與自己對話,等待痛苦過去、等待里程消逝,然後耐心「等待」終點的到來。

DSC00481

像是禹同今早身體突然出了狀況,也只能面對,然後處理,等待它過去,再等待終點的到來。

禹同自述:四點起床的時候覺得很不舒服,肚子很痛、頭暈,拉完肚子之後真的有點撐不住就又回去躺了一下,四點五十幾分的時候醒來整理行李,這時候感到頭暈、想吐、四肢無力、肚子痛、冷汗直冒,開跑前就已經滿身大汗,我用手擦了一下汗,有點冰冰的,身體狀況差到極點,但我還是得跑,心裡想著剩下兩天,說什麼都得跑下去。我需要安靜、專注,將精神完全集中,我只能一句話都不說,默默的跑,讓21天來習慣的腳步,帶領我慢慢前進,身體與精神催逼到極致,疲勞累積壓得我喘不過氣,好難受,身體不適和體能不足完全是兩種不一樣的痛苦,但任何的困境都提升了這個活動的價值,所以我不逃避,我只默默承受。

最後他仍安全地跑抵中壢市,身體也慢慢恢復中,其中的痛苦外人可能難以體會。今天一整天騎在他身後的譽寅說:

今天從新竹到桃園,共四十三公里,早上有幾位台積電的跑者來陪跑,正當我們要準備出發的時候,平常活潑好動的禹同今天臉有難色,獨自坐在椅子上,原來他今天肚子很不舒服,早上一直拉肚子,但原定的行程還是要繼續。

禹同今天的狀況讓我想起在上幾個月也遇到這種情況,每天都全身乏力、精神恍惚,所以他今天的狀況我很了解,過程一定是非常痛苦;剛好今天遇到悶熱天氣,太陽非常大,我只是慢慢騎著腳踏車跟在跑者後面都已經汗流浹背,他除了要忍受熱氣,還要忍受肚子不舒服,忍受腳掌的水泡,忍受這二十幾天以來所累積的酸痛,忍受心靈上的空虛感,但他仍然沒有走路,因為他之前說過「用走就沒有意義了」,他那份不願停下腳步的堅持,深深感動了我。

IMG_7395

譽寅:剛好下午的時候路上有一位啊姨騎機車到我旁邊,問:「你們這樣做可以感動世人嗎?」我們不是甚麼名人、明星,也不是甚麼很有勢力的團體,我們只不過是幾位普通的大學生而已,也許我們這樣做能夠影響到的人並不多,但最起碼他們用行動實踐了自己的夢想,在這二十幾天以來用他們的腳步感動了我,感動了他們身邊的朋友。

DSC00474

【圖】禹同的哥哥禹仲在下午一點太陽最烈的時刻特地從中壢市跑到中午休息點楊梅國小來,陪跑一整個下午。今天剛好是農歷二十四節氣的大暑,天空萬里無雲,陽光直接曝曬,加上禹同身體不適,譽寅和禹仲一路相陪,最後仍順利完成今天的里程數。

 

IMG_7323

【圖】大家雙手的兩根手指頭不是比「ya」,而是第二十二天,也是最後倒數兩天。今天一早五點半有台積電慢跑與十八尖山長跑隊的朋友來陪跑加油。

DSC00413

【圖】早上的天氣比較陰涼,台積電慢跑社與鐵人的朋友一起來陪跑十公里到新豐火車站。

茗傑說:早上幾位在台積電工作的大哥一起來陪跑,他們速度真快,能兼顧工作和運動,真得很厲害!今日也是最後一夜了,心情很平靜,但我知道我有成長,如同剛投入石子進入水池中,漣漪會一波波激起的,等待環台結束後細心地反思這段日子!

2013年7月21日 星期日

環台路跑第二十一天:這一切都讓我更喜歡跑步

第二十一天:苗栗白沙屯欣園民宿--崎頂車站--新竹市國賓商務旅舍,44公里

DSC00345 

早上五點半從苗栗白沙屯出發,空氣既悶且濕,才跑不到三公里就汗濕全身衣物。不久來到台1線和台61線的分叉路口,這兩條路都可以通往新竹市,但考慮到台1線的汽機車與紅綠燈很多,而且距離多出快十公里,所以最後決定走台61線,事後也發現這是個正確的決定。台61線真的很適合長跑,早晨八點以前路上幾乎沒車,整條路筆直向前延伸,我們的腳步雖然很慢空氣也悶濕得難受,但能在無車的大道上跑是比什麼都愉快的事。

每天都花這麼多時間在路上跑步,對於跑步本身的體悟更趨圓熟。五年前跑環島時還不懂跑步技術,只會跑,只想著向前,但這次卻能不斷地反覆思考驗證這幾年來所學所教的跑步體能、技術與肌力的知識,整個白天,連續二十多天,同樣的知識不斷透過在大腦和身體裡重複操作,某些無法用理論說明與物理觀念推理的跑步心法,竟在這日日反覆的跑步動作中提升到以前無法想像的境界:怎麼用臀部跑、手臂怎麼擺、擺臂與腳步間的關係、怎麼加速、怎麼跑得更整體……昨天在五福國小休息時的某一瞬間體悟到「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的意義,雖只是個人體悟不見得符合修道原意,但充實感與空虛感同在的超越體驗卻真實無比……這一切都讓我更喜歡跑步。對我來說跑步是鐵人三項的一部分、是移動身體的方式、是一種旅行的方式,跑步也像修道,它是一種痛苦與幸福並存的狀態、是思考與精神充電的過程、是一種與追求天人合一(與環境容為一體)的道途。

今天在跑步中也再次見識到環境之「美」與人世間的「愛」:

DSC00312

【圖】苗栗海邊五點的晨光

SAM_0409

【圖】臺灣藝術大學幫忙記錄的郁文與詩婷同學也下來陪跑五公里。從沒路跑經驗的兩位大學生,本來只是來幫忙記錄,但看我們跑了幾天後也起了跑步的念頭,今早看天氣不錯就跟著在台61線上跑了五公里。

IMG_7288

【圖】環台跑者禹同女友曾禮純特地搭車到中午休息點(崎頂車站),兩人一路牽著手跑16公里到新竹市。

禹同提到:今天女朋友要來找我,這幾日來朝思暮想、輾轉難眠、望穿秋水等的就是這一天,所以早上提高配速狂奔,一直騙隊友才五公里不用休息,其實已經跑了六、七公里,盡量縮短休息的時間,只為了早點到達目的地。沒想到崎頂車站比google map上定位的距離還遠,最後接近十一點才和女朋友會合。要感謝隊友這麼配合,不然可能會更晚才到。

DSC00374

【圖】從中午開始陪跑的十八尖山長跑隊

IMG_7319

【圖】環台跑者與連續陪跑兩天的黃生佑先生,以及從崎頂車站開始跑到新竹市的禹同女友曾禮純、十八尖山長跑陳進財警官、竹東高中老師鍾文君、竹東高中高三生陳星佑、竹東分局徐榮昌、北體大一生徐振勛與光佑的朋友陳世峻,跑到終天後一起舉著本次路跑的理念旗秩與圓牌合照

2013年7月20日 星期六

環島路跑第二十天:寧靜的力量

第二十天:台中港教會--高美濕地--苗栗縣欣園民宿,44公里

IMG_7065

一大早五點鐘,台中港教會的門口就有許多人影群集,原來是台中191鐵人隊的朋友們,還送來補給品,從早上五點半一直陪跑到今天苗栗的住宿點,一路相伴超過一個全馬的距離。

延著台61線往北跑五公里後,左轉切往高美濕地,幾十座發電風車逐漸聳立眼前,座落在大海旁,海波不興,風車不轉,海天相接,濕地上的海生植物像拼貼的綠色地毯般,鋪在海邊。我們跑到岸邊,脫掉鞋子,踏入濕地裡,往海裡走去,水花鞋伴著腳步向前直走出百來公尺,水深仍只及小腿處,停下腳步後四週一片安寧。從跑步狀態視野中那不斷流逝的景色,迎面吹來的風,急駛而過的汽機車,身旁夥伴跑步的身影,感官已經習慣各種不斷移動,所以突然面對沒有聲音不再變動的畫面時,就像是站在一張照片裡,純化了感官,無人無我,只餘天海一色。

IMG_7093 

相較於汽機車,跑步是一種無聲的移動方式,雖然速度不快,但看一個跑者(或是像我們一群跑者在臺灣以車為尊的道路上移動時)自然會有一種奇特的力量,「他為什麼要在這邊跑步?他要跑去哪?」有的人會直接問,有的人在心裡問。這是寧靜的力量,這種力量跟引擎轉動輪胎壓過地面與呼嘯而過的車聲相比,更能撼動人心。當我拿著GOPRO,拍著跑者們在大馬路上無聲前進的畫面時,美的感動自然興起,幸福感也油然而生。

IMG_7068

譽寅:經過昨天的休息,求狗今天火力全開,在公路上狂飆,速度更一度接近五分鐘一公里;我今天陪跑了一個早上,腳踝還是很累,三十公里跑得是非常痛苦,下午累到不行,只好不爭氣的回到腳踏車上當個稱職的補給騎士。下午求狗爸爸到場支持我們,之後還跟著我們一起跑,求狗跑在爸爸身旁,邊跑邊聊天,場面溫馨。快到終點的時間還有郭豐州老師專程開車前來打氣,真的很感謝郭老師一次又一次的前來為我們加油。

DSC00311

【圖】郭豐州師(左五)、環島跑者禹同的父親(左二)和陪跑全程的191鐵人隊老王(右二)與Jason(右三)

DSC00206

【圖】環島跑者品賢:上午充分的暖身,使我重拾信心與191鐵人隊在台61線奔馳,也許是龜速太久導致才加速一段時間感到疲倦,之後依舊躲在隊伍後方後;下午小歇片刻後,腰肌再次復發,最後十公里每踏出一步,傳來的疼痛與撕裂感更是與次劇增,但最終還是跑到了目的地,雖然很累,但抵達後還是認真依序把每個主動恢復的細節完成:伸展、營養補給與按摩。

IMG_7187

【圖】在中午休息點五福國小用過午餐後,躺在走廊午睡兼抬腳幫助恢復

GOPR0725

【圖】T-man的朋友黃光佑(右一),從昨天晚上就來台中港教會一同夜宿,同時也事先訂好欣園民宿,計畫好一次陪跑兩天……之前在大安森林公園時也來陪著練習,感謝光佑對此環島路跑的支持。以及環島跑者禹同的父親(右二)工作結束後也特地坐火車到苗栗通宵火車站來陪跑快十公里。

DSC00290

禹同說:下午出發前突然接到爸爸的電話,他竟然從台北搭火車過來找我,星期六是他工作最忙碌的一天,但他仍然在百忙之中抽空過來,說真的有點感動。我真的很幸運,在這段期間一直有家人的支持,記得第一天的時候他也是突然冒出來陪跑,那時候他說:「我以你為榮。」或許就是這一句話讓我能夠一直堅持至今吧!

所謂的支持,有時不用說太多話,實際的行動更有力量。191鐵人隊與光佑陪跑一整天、施爸爸工作間抽空從台北淡水趕來陪跑、郭豐州老師開車南下來加油打氣,這都直接給這兩位環島跑者一股巨大的暖流。行動勝過千言萬語,就像他們跑步環島,這本身也是一個無聲的行動,訴說著環境保護的各種千言萬語以及他們面對自己夢想的執著與決心。